关注电玩巴士

随时随地,获取最新游戏资讯

退出
网游

TGBUS “513”特别策划 爱玩游戏的爸爸妈妈

发布时间:2012/5/11 15:18:15 来源:巴士网游频道出品 作者:巴士网游频道出品

作为一个男孩的家长,我希望孩子大了以后能崇拜我,哪怕是在游戏上。

【爸爸资料】生铁,35岁,前《大众软件》编辑,育有一子。游戏媒体从业十一年。

TGBUS “513”特别策划 爱玩游戏的爸爸妈妈

汪铁说,当你开始照这种照片时,你就能意识到你已不是个游戏宅男了 

TGBUS “513”特别策划 爱玩游戏的爸爸妈妈

游戏是一种很好的亲子工具 

  老实说,我是个性格比较分裂的人。育儿的时候,从没有想过自己喜欢的游戏生涯。在家里的时候,也好像彻底忘记了自己在工作中的状态。我觉得这是一个人不会变CRAZY的好办法。

  孩子还小,5岁,所以,想想看,育儿故事,大都是平凡的记忆。唯独能和游戏扯上点关系的,也就是最近一段时间的晚间时光。因为孩子自己单独睡,所以睡前熄灯后,总要我手拉着手陪他,直到他睡着才可以离开。这样,我就坐在他床边,一手握着他的手,另一只手打开手机,玩一会儿《大富翁》或者《植物大战僵尸》。老实说,这两个作为打发时间的游戏,已经彻底被我玩得无法再彻底了。我已经学会从无聊中寻找新的乐趣。比如,我最近就在《植物大战僵尸》的禅宗花园里尝试全部种满仙人掌……

  通常,在我打发时间,边陪孩子边不自觉打开手机的时候,我以为孩子不知道我在做什么。不过有一次,他脱口而出:“爸爸你别玩游戏了,快点干正经的!”他说的正经的,就是让我第一百一十次扮演扎克天王,或者楼下配钥匙的老汉。

  我今年芳龄就不说了,典型的七零后生人——不合时宜的严肃、尊老爱友、怀旧、假装心里揣着点历史抱负,其实那都是时代所留下的痕迹。平时的职业,说是游戏媒体编辑、记者,其本质也就是个文字工作者,什么都要写。自小算是个电子游戏的重度痴迷者。

  我的孩子今年5岁了。我在他这么大时,还没见过电子游戏是什么样的。刚才,我本想说,自己是游戏的“中度痴迷者”,但是想想,觉得不对,青少年时代,我对游戏的痴迷,几乎达到了怨念的程度。有一度,曾想半夜里趁父母睡着,去撬开楼下的游戏机厅,进去玩上一个晚上。现在想想,这个念头如果实现了,就算不疯狂,也挺诡异的吧。

  我太熟悉游戏是怎么回事了。我有理由这么讲。这就好像一个人从12岁开始玩彩票,或者赌博,还从事了相关的职业。到了他30多岁的时候,他想他有资格说,他了解赌博。我这么说的意思是想表达,其实在有孩子之前,我就打定主意,能多晚让他接触游戏,就多晚接触游戏。游戏带给人梦想和欢乐,这些虚幻的东西并非对人生不重要,但问题是,每个人,还必须想办法应付他关掉电脑或者关掉游戏主机之后的那个世界。人总得有一些时候,要穿上衬衫、打好领带,走到自己家楼门外,外面的太阳非常刺目。而游戏带给你的梦想和欢乐,我必须说,有点太花费时间了。

  真正有了小孩之后,我也是这样贯彻我的想法的。每个人对于孩子的感受不同。而我作为一个需要大量独处时间来完成工作的人而言,孩子的诞生犹如有人在足球场上照着我鼻子猛扪了一球。而且其酸楚和痛苦持续了将近一年。因为时间和体能的大部分都留给孩子了,所以,你自己的所有时间,都被压缩了,而不单单是游戏。你想办法解决这些问题的时候,游戏的问题也就随着解决了。所以,对我而言,“带孩子”和“玩游戏”之间,不存在什么本质的冲突。游戏可以不玩,工作可以延后,没问题,为了孩子。当然,话是这么说,在我有孩子之后,我还是有一两次为游戏疯狂了段时间。比如,在我妻子临产前的两天里,我突然沉迷在《潜行者——切尔诺贝利的阴影》中。那两晚伺候完妻子,从医院回家后,我无法控制地玩这个游戏到凌晨3点多。这个事我此前一直没告诉任何人,因为确实太丢人了。此外,孩子还比较小的时候,我有段时间又沉迷在《求生之路》的僵尸肉搏当中,当然,还是玩到凌晨3、4点,然后,8点半接着去上班。什么叫“爽”,我觉得那些早晨我在恍惚中挣扎着上班的路上,有了真实的体会。

  我前面说过了,我能多晚让孩子接触游戏,就多晚让他接触。可是,我也不能妄图把孩子关在屋子里。周围的家长啊、玩伴啊、或者朋友啊,总会有人拿着iPAD或者掌机在玩,那时候,我也不会刻意阻拦孩子去看。好在我的孩子对游戏目前还没有什么兴趣,他最大的乐趣,也就是上个月,临睡前要和他妈妈玩两把《水果忍者》,也不过是3、4个晚上而已。顺便吐槽一下,作为我这样的玩家,感觉iPAD全部是孱弱游戏——千万别给我举例子要证明例外——我看iPAD上的游戏,就像一个玩过俄罗斯轮盘赌的人看见了一台老虎机。

TGBUS “513”特别策划 爱玩游戏的爸爸妈妈

老子和儿子在一起钓鱼,这表情让汪铁想起了自己玩《魂斗罗》时的表情 

  作为一个男孩子的家长,我希望孩子大了以后能崇拜我,哪怕是在游戏上。我希望有一天我和他一起玩游戏的时候,他会暗想,这个虚胖的落伍的老头儿,居然还能比我同学玩的更好!当然,如果他太沉迷的话,我的方法也很简单,过去粗暴地把游戏机上的电线拔断扔地下。然后用拇指示意让他滚回自己屋里——我现在就在练习这么对他呢。你觉得很法西斯很封建是吧?但这方法如果用得少而恰当,恰如在性爱中偶尔来点SM风,对平淡的教育生涯是很好的调剂呢。

  前面也强调了自己是七零后生人,就是说,我们这一代人,除非变态,都有着基本的正义感和责任心。假如有一天我这一代人里也出现了陶宏开,我就知道我们这代人也就算是完了。所以,对于“玩游戏的女性不适合做母亲”的这类扯淡说法,我的态度就是给他一拳!我觉得,什么样的女性都可以作母亲,女人天生就是母亲。和男人比,女人总有善良的一面,哪怕她是个杀人犯。

  说到我的家人,因为我很要面子,很少在我妻子面前疯狂地玩游戏。所以,她对我玩游戏的态度,还是比较宽容的。但是当我问起她,是否介意自己的孩子迷上玩游戏的时候,她的态度非常顾虑——正如她发现她的儿子吃了太多肉而不是青菜的时候一样顾虑。女人除了善良意外,对男人喜欢的东西,也总是充满顾虑的。这是个真理。

【回到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 下一页  >> 

提示:支持键盘“← →”键翻页 阅读全文

相关推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