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欧的挪威游戏产业 年收入仅3300万欧元

作者:网络 来源:网络发布时间:2015/2/10 10:44:42

点击评论

  北欧国家游戏产业发达,但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位于斯堪的纳维亚半岛西部的挪威一直扮演着“丑小鸭”角色。

  瑞典孕育了Paradox Interactive、Massive工作室、《我的世界》开发商Mojang和King等知名游戏公司,游戏年收入规模接近8亿欧元;芬兰拥有Rovio、Supercell等极具代表性的旗舰移动游戏公司,而根据可参考的最新数据显示,挪威游戏产业2012财年收入仅3300万欧元。

  但过去几年里,挪威游戏产业似乎也在以新的方式实现有机增长。“(挪威)游戏圈正处于突破边缘。”新近成立的挪威游戏开发者协会的西尔维亚·基拉·杜尔(Sylvia Keala Duerr)说。

  2004年亮点

  与其他北欧国家相仿,移动游戏和可下载游戏是推动挪威游戏产业增长的源动力。在去年上线的35款挪威游戏中,移动游戏多达27款,主机和PC游戏仅7款。

  2014年,挪威亦涌现出多款明星产品:来自DOS工作室的《大小很重要》(Size Does Matter)获得英国影视学院艺术奖(BAFTA)颁发的奖项,Dirtybit工作室旗下跑酷游戏《快乐奔跑》(Fun Run)曾高居App Store下载榜第2名,Krillbite的恐怖主题游戏《梦意杀机》(Among the Sleep)备受关注,而独立游戏开发商Rain研发的《特斯拉学徒》(Teslagrad)则登陆了PS3、PS4、PC和Wii U平台。

  值得一提的是,相当数量的挪威开发商以创作教育类游戏见长。例如,WeWantToKnow工作室作品《Dragonbox》是最热门的代数学习应用之一,而移动及网页考试工具Kahoot也很受欢迎。

  游戏设计师、游戏设计视频系列教程《Extra Credits》创作人詹姆斯·波特罗(James Portnow)专门创作了一集关于挪威游戏产业的视频,到目前为止,该视频浏览次数已经超过15万。

  挪威政府为游戏提供资金支持

  公共资助计划为挪威游戏产业发展提供了较大助力。从2013年开始,挪威电影学院将对游戏开发者的资金支持提升两倍,增至2000万挪威克朗(约合250万欧元)。

  Antagonist是挪威游戏开发者协会成员之一。这家公司CEO安德雷斯·希尔斯塔德(Anders Hillestad)相信,公共资金为挪威游戏产业带来了积极影响。“2013年援助资金提升两倍,让更多开发者能够从兼职转为全职开发游戏。”他说。

  挪威电影学院制作总监Kaja Hench Dyrlie表示,挪威游戏产业一直在加速发展,但2014年之所以脱颖而出,是因为在这一年,很多游戏都完成了研发并得以问世。“很多游戏都已研发多年,并在2014年最终制作完成。所以我们可以看到,挪威游戏开发圈一直都很热闹。”

  除了来自挪威电影学院的财政支持之外,挪威游戏开发者协会将致力于帮助开发者传播和分享知识。

  人才多公司少 挪威游戏产业发展需要更多资金

  詹姆斯·波特罗在《Extra Credits》中指出,挪威游戏产业所面临的困境之一,是绝大多数开发者从未发布任何游戏,盈利更无从谈起。但希尔斯塔德则认为,挪威游戏开发者的技能一直在上升。

  “就算游戏公司消失了,人才仍未离开这个行业,并且将继续提升他们的技能。”希尔斯塔德解释道。“与此同时,有很多挪威开发者从海外回国就业,这将进一步帮助本国开发者提升水平。”

  但与瑞典和芬兰同行们相比,挪威游戏开发者仍不具备足够的资金实力。

  “与瑞典和芬兰相比,挪威游戏行业也许更以独立开发者为主。”Dyrlie说。在她看来,虽然挪威电影学院为本国游戏开发者提供2000万挪威克朗的公共资金支持,但整个行业要想更上一层楼,现金显然还需要更多的投资。

  “投资人们得认识到挪威游戏产业的潜力。他们似乎擅长辨识国外优秀游戏行业,但在国内,他们只关注石油和渔业。”希尔斯塔德表示。他同时指出,游戏产业在挪威的公众形象并不好,这也是一个问题。

  在挪威,公众很少将游戏开发视为一份正经工作。某挪威国家级报纸前不久对《开心奔跑》开发商Dirtybit的故事进行了报道,但标题却是“玩成了富翁”。

  专业化水平仍有待提升

  要想赶超瑞典或芬兰,挪威游戏产业还需要更多专业化人才。截至目前,挪威游戏业内管理、商务、发行、营销及PR专业人才仍然紧缺。希尔斯塔德指出,与其他领域的企业相比,挪威游戏公司能够提供的待遇较少,因而绝大多数从业者均扮演着开发者的角色。

  在《Extra Credits》中,波特罗建议挪威政府创立一家本土发行商。希尔斯塔德则认为,挪威或许会出现一家本土发行商,但未必由政府创办。

  另一方面,希尔斯塔德援引《特斯拉学徒》和《双傻闯太空》(Shiftlings)的成功案例,称虽然挪威没有本土发行商,但开发者可以通过让产品“出海”克服这个问题。Dyrlie则说,挪威需要更多像累计下载量已超过4000万次的《开心奔跑》这样的游戏,证明挪威开发者有能力创作风靡全球的大作。

  “我们很有潜力,但我们需要1-2款巨兽级的超级大作。”她说。

  希尔斯塔德也希望挪威能够涌现出与《部落冲突》(芬兰)和《糖果粉碎传奇》(瑞典)影响力相当的“独角兽式成功产品”,激励更多本土开发者投入游戏创作事业。“我们确实落后了很多,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但没有什么是不可能发生的。”希尔斯塔德表示。

责任编辑:zhangx
太棒了!我要分享:
您的观点
{tgbus_tag:comment name="wow_comment" title="北欧的挪威游戏产业 年收入仅3300万欧元" charset="gb2312" domain="ol.tgbus.com" id="13673667" pagesize="5" /}
{tgbus_tag:include file="http://inc.tgbusdata.cn/ol/article_ol_footer.html" charset="utf-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