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
退出
网游
电玩巴士 > 网游频道 > 文章正文

进击的电子竞技:入奥呼声未减 电竞教育崛起

发布时间:2018/03/14 11:32:00 来源:凤凰电竞 作者:凤凰电竞

一篇《北大开设电竞课程现场火爆》在近日走红。文章指出,随着电子竞技产业的整体进步,电竞赛事的影响力日益提升,人们也逐渐发现电竞接近传统竞技体育的面貌,其正面因素也越来越多地被了解。课程教师陈江随后澄清,其所开设的《电子游戏通论》更多旨在综合性地讨论电子游戏的研发、技术、行业、媒体和心理问题,“不是培训学生玩电竞的,也没有要任何人一分钱以上的赞助”。

不过,无论该报道是否有为“王者荣耀”等电竞游戏背书之嫌,它确实成功地激起了那数次牵动人们神经的“电竞正名”问题。当2017年10月28日国际奥委会代表在瑞士洛桑承认“具有竞技性的电子游戏项目,可以被认为是一种体育运动”后,人们对电竞未来的想象越发旺盛:它是否可以摆脱“不务正业”“危害身心”的指责,成为一项能进入校园,得到严肃讨论和系统培训的事业?它是否可能获得与传统体育项目对等的地位,甚至进入奥运并获得普遍承认?本周思想周报将试图回顾围绕电竞进入奥运和进入学校展开的种种争论,以探讨“电竞”定位及其未来的可能。

进击的电子竞技:入奥呼声未减 电竞教育崛起

《电子游戏通论》课堂

电竞究竟有多受欢迎?

去年11月4日,2017《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在北京国家体育场“鸟巢”拉开战幕。而在一周之前中国战队RNG与韩国战队SKT的半决赛中,在线观看人数达到了近一亿人次。对局外人来说,这些数据令人惊叹——电竞行业究竟发展到了何种规模,它究竟有多少受众?为此,澎湃新闻曾试图从数据比较电子竞技和传统运动项目。这篇《被考虑“入奥”的电竞,能挑战顶级体育项目的地位吗?》的文章指出,电竞项目的产业收益、观众人数、赛事奖金及顶级选手收入等方面,与世界最知名最流行的体育项目相比,仍然稍显“根基薄弱”,但其在年轻人中的受欢迎程度势头喜人——在中国,25岁以下的电竞赛事观看者占整体电竞观看总人数的64%,而预计到2020年,全球“经常观看电竞比赛”的观众将达到2.86亿人次。无论如何,电竞产业已经在经济维度上证明了存在感,其发展势头迅猛且拥有极多的年轻关注者。

电竞进入奥运?

“国际奥委会已就电子竞技进入2024年巴黎奥运会展开可行性探讨”——这条消息曾在电竞圈内引发极大的振奋感。不可否认,“入奥”成功对电竞“正名”的意义将是不可估量的:它将带来极强的舆论引导作用,洗刷数十年来“打游戏=玩物丧志”的负面影响。然而电竞真的有可能“入奥”吗?我们看到,不少评论者抱以怀疑态度:

其一是入奥资质问题:奥运会宪章规定,入奥项目必须具有公认的国际基础,如夏季奥运会项目应至少在75个国家和4大洲的男子、以及至少在40个国家和3大洲女子中广泛开展。而目前唯一一个国际电竞联盟仅15个成员国家和地区,且尚不存在权威性的全球性的仲裁、组织、制定规则的组织。

其二是赛事性质问题:电竞赛事的主导方和获益方是厂商,究竟哪些项目进入奥运,赛事的制作质量如何把控,对于游戏之间竞品的关系和营销成效如何把控,这些都将在奥运会和厂商间产生难以调解的矛盾。与此同时,与其它规则相对稳定的体育赛事相比,电竞游戏往往拥有极高的更新换代速度,这也将为比赛项目设置带来困难。

电竞进入学校?

尽管有诸多困难,电竞“入奥”的呼声和期望似乎从未衰减,而另一方面,电竞教育则在近年崛起。2016年9月,“电子竞技运动与管理”专业成为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公布的2016年度的13个增补专业之一,培养科班出身的电竞人才成为可能。

正如“芥末堆”刊发的《巨头入局、资本下注,电竞拥抱教育的正确姿势是什么?》所言,市场需求+政策红利,电竞教育成为风口并不意外。而截至2017年11月份,全国已经有18所高职类院校开设该专业,3所本科院校开设了电竞方向。

“星星之火”下是现实的困境:我们知道,电竞教育主要分为学历教育与职业教育,其中职业教育包括以培养职业选手为目标的青训营和以培养电竞从业者为目标的短期培训班;学历教育则以“校企合作”共建专业为主要方式。然而,电竞专业教材、教师队伍、课程体系、学科理论都是空白,如何搭建电竞专业教育体系是最大的难题。

事实上,无论是进入学校还是冲击奥运,在一路进击并不断为自己正名的电子竞技背后,我们看到的都是资本的强大力量。立于浪潮之巅的电竞似乎春光正盛,它与资本的纠缠到底会为体育、教育与青年未来生活图景带来何种冲击?仍需时间回答。

评论

最新更新

热门专题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