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
退出
网游
电玩巴士 > 网游频道 > 文章正文

五年逆战:曾以为自己是匹“独狼”,直到我遇到了他们

发布时间:2017/07/12 16:56:57 来源:官方 作者:官方

我叫战狼,这是我游戏里常用的ID,也常被人称作“独狼”——因为在游戏里,我习惯独来独往,从当年逃课去网吧的时候开始就已经是这样。

生长在单亲家庭的我坚信,这个世界上没有哪个陌生人会对你有无缘无故的善意。更何况,无论在哪个游戏里,独来独往的我都能从容面对一切,或者大杀四方,或者潇洒转身,只给对手留下一个让他们又恨又怕的背影。

曾以为自己会永远这样,直到……我遇见了《逆战》

初玩《逆战》时,还是那句“驾驶机甲,翻天覆地”的广告铺天盖地的时候,张杰的《逆战》主题曲也有不少路边店铺都在放,真是想不知道都不行。

五年逆战:曾以为自己是匹“独狼”,直到我遇到了他们

以前并没有玩过射击类游戏,但上手《逆战》对我来说似乎也并不难。更何况,即便枪法不好,我也可以去玩机甲模式,玩疯狂团队模式……

五年逆战:曾以为自己是匹“独狼”,直到我遇到了他们

(现在的新玩家还有几个知道疯狂团队的?)

我也很少玩爆破一类的模式,因为不喜欢那种什么时候都要靠别人帮你看住侧面和背面的感觉——游戏的世界里,我只相信自己。

直到后来,我换了工作,在新的公司里,午休时一群同事一起闲聊,发现好几个人都玩过《逆战》,原本我也想试着加入讨论,但听着他们说起各自的天梯等级,以及爆头率,KD比之类的数据,听着他们对所谓高手的各种吹捧,而我完全插不上嘴。

此时的我,又想起了以前在网游里一个人拼命练级,攒装备,最后在各种PK里一鸣惊人的经历……

为争一口气,我开始拼命的练枪,练爆头率,练压枪扫射,从最基础的卡点,慢慢开始到甩枪,到瞬镜,又熟悉了所有爆破模式的地图,熟悉所有的卡枪,预瞄位,以及封烟打闪的点位。

五年逆战:曾以为自己是匹“独狼”,直到我遇到了他们

很快,我的KD比从过去的零点几,慢慢开始超过1,再到1.5,又逐渐接近2,直到超过2.5。

然而,即便如此,我的天梯却始终停留在一个我非常不愿意承认的段位上。明明我比他们都要强,明明他们根本没法在和我1对1的情况下赢过我,但却总是莫名其妙的输,甚至是常常和同队的人吵起来……

直到有一天,当我在网吧里结束了又一场以队伍内讧而告终的天梯比赛后,摘下耳机准备离开的时候,旁边一个少说得有200斤的胖子说:“你打得挺好,不过干嘛一个人玩?”

“我一直一个人,怎么了?关你什么事?”对这种愣头愣脑就来评论别人的人,我的语气一贯不友好。

“要不,来我的战队里,大家一起打会儿?反正离今天天梯关闭也就一个多钟头了,随便打打呗。”胖子好像无视了我言语中的不客气。

我没多说什么,只是默默地重新打开了游戏,而他报了战队名给我,我搜到了,点下了申请,马上就被通过。

很快,一个6人的队伍组好,进入了比赛。地图随到了最常见的海滨小镇,我们是突击者一方。

我按照自己的习惯,准备拿着我的Scar直奔小道而去。

五年逆战:曾以为自己是匹“独狼”,直到我遇到了他们

“别着急,听我指挥。” 胖子提醒着我。

我想了想,还是跟在了胖子后面。

整个团队开始严格在指挥下运转。

“留一个狙在家观察顺便断后,一个去中门待命,其他人A门外集合,等。”

“中门的制造点动静!”

“有脚步!对面有人要来A门了,等他摸出来就干掉,然后打闪走A大。”

对面妄想抄后路的一人果然摸出A门,顺利杀掉,我们四个人在打过两颗闪光后鱼贯冲出A门,封烟,杀掉A平台一人上A,埋C4,一路顺利无比。再然后,是交叉火力相互掩护的A点防守,对方剩下几人也被逐一消灭,而我们只有中路骚扰的一人阵亡。

五年逆战:曾以为自己是匹“独狼”,直到我遇到了他们

而之后的整场比赛,几乎就在这样的节奏下进行,我们以大比分获胜,而我也在这种永远不必担心腹背受敌的场面下,打出了全队最高的KD比。这种感觉,说不出的奇妙……

我已经记不得那天是什么时候才离开网吧的,我只记得,胖子说他们要进行战队训练,也拉上了我一起,开了自定义房间,然后就开始听他安排,怎么相互卡点,怎么掩护,又怎么配合队友的闪光突破,甚至是怎么搭人梯上高点……

原来……游戏,是可以这样玩的吗?

从那天起,我成为了战队的一员,也开始有了自己的固定队。而网吧里认识的胖子,ID叫骨瘦如柴,他是我们固定队的队长兼指挥,队伍里还有鸡哥,卡卡,蛋总,以及专职狙击手老K。我们几乎每天都会一起开黑,队伍人不齐的时候也会带上战队里其他人一起。

一年多的时间过去,我们从内测玩到了公测前夕,我们的固定队一直坚持了下来。而我,也慢慢习惯了和他们一起,在插科打诨中,嘻嘻哈哈的打完每一场比赛。有时候会聊聊胖子的减肥大计,有时调侃调侃蛋总最近又出差去泰国撩了几个RY,就连卡卡大学毕业找工作,老K失恋,都没能把这个队伍拆散。

后来,《逆战》终于正式公测。

五年逆战:曾以为自己是匹“独狼”,直到我遇到了他们

游戏里一下子涌入了数不清的新人,我们的战队人数也急剧膨胀。而在战队老大的安排下,我们这个固定队暂时拆开,分成三组,每组带4个新人组成新的固定队,我成了其中一队的队长兼教官。

其实一开始,我很讨厌这样的安排。和那些刚玩没几天的新人,我真心觉得自己没有什么共同语言。尤其是,他们还总有一些白痴问题……想想当初,我都是靠着百度和各个网站的攻略自己摸索过来的,凭什么他们来了,我们就要像保姆一样照顾着?为此,我甚至借口生了大病,有两周都没上线。

后来的一天,胖子给我来了电话,没多说什么,只让我看论坛。作为一个规模越来越大的老牌战队,我们有个自己的论坛。不过赌气不上线这些天,我自然是不看了。

好奇心驱使着我打开电脑,登录论坛,一个标红的置顶帖标题映入眼帘——“”,帖子回复数:6666!(那个时候还没有喊666的习惯,6这个数字只是单纯的代表着“顺利”的祝福)

五年逆战:曾以为自己是匹“独狼”,直到我遇到了他们

打开帖子慢慢看下去,我的内心再难平静。

发帖的,是我队里一个新人,Christopher,我们习惯叫他小C。小C以为我是真的生病住院,于是发了这个盖楼祈福的帖子,却没想到,战队里不少人都加入了进来,而胖子则利用自己的管理员权限,在大家把楼层盖到6666层的时候,锁住了帖子,并且置顶。

两天后,我重新上线,战队频道里马上出现了各种祝福的话语,让我脸红了很久,只好匆匆的回应感谢,然后便借口战队要训练,拉着战队里的几个人进了QT频道。

QT里,少不了又是一番嘘寒问暖,我支支吾吾回应过后,宣布从当天开始进行战队特训——名义上,是为了弥补我离开两周里大家落下的训练进度,但实际上,却是我希望把这支队伍的几个新人,训练成战队里最强的主力预备队员。

为了训练大家的火力掩护能力,我带着他们在僵尸猎场模式里练习极速通关。

五年逆战:曾以为自己是匹“独狼”,直到我遇到了他们

为了锻炼他们对空间和距离的把握,我带着他们分批刷塔防。然后是个人战里的手枪特训,特殊战力的近战特训,狙击特训,再然后,才是团队竞技与爆破的实战训练。

五年逆战:曾以为自己是匹“独狼”,直到我遇到了他们

而每当有重大比赛的时候,我也会带着他们一起看比赛直播,一起学习和汲取职业选手的经验。从城市巡回赛,到TGA,再到后来的逆联赛,在高端比赛的熏陶下,我能感觉到整个队伍的进步。

五年逆战:曾以为自己是匹“独狼”,直到我遇到了他们

当然,我也会常常带着大家一起玩玩躲猫猫,一起玩玩相对轻松的变异战来释放训练中的压力。

不知不觉中,我已经把这支原本只是临时组成队伍,当成了自己新的归属——原本我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直到突然有一天,胖子找我出来撸串,问了我一个问题:

“你有多久没见到蛋总和鸡哥了?”

我愣住了。是啊,我有多久没看到他们了?我竟然想不起来……

胖子告诉我,蛋总移民去国外了,鸡哥的孩子出生了,转职成了奶爸,他们以后可能都不怎么能上线。

“不止是他们,还有我,还有打算辞掉工作专心考研的卡卡,以后可能也会慢慢AFK吧……”

“哎……游戏嘛,毕竟代替不了现实。”

“那你有什么打算?”

“没什么,留下来,该干嘛干嘛……有我在,战队散不了。”

曾经我以为,自己是头孤狼,永远都只能孤军作战,直到我遇到《逆战》,遇到了胖子,遇到了那支改变我信念的队伍;

曾经我以为,6个兄弟可以一直这样共患难,同进退,直到我开始有了新的团队,并且肩负起了整个团队的责任;

曾经我以为,昔日的兄弟渐渐远去,我一定会胸中郁结,借酒浇愁。但真的的到了这一天却发现,我其实早已经有了这样的准备。我不会为他们的远去感到难过,我只希望,能把他们曾经教会我的一切,教给更多的后来者。

五年逆战:曾以为自己是匹“独狼”,直到我遇到了他们

《逆战》五周年了,昔日的队友或许已经不再,但我依然还在这里。

铁打的游戏,流水的玩家。网游,注定会是来了又走,老玩家渐渐淡出,新手不断成长。唯有团队精神,才是真正的永恒……

评论

最新更新

热门专题

推荐阅读